首页 明星 电影 电视 音乐 排行榜
按关键字查找
热门搜索:李嘉欣 伊能静 烈焰奇侠:黄金军团 珠光宝气
腾讯娱乐 >> 电视 >> 大敦煌 >> 剧情介绍
全剧介绍:第四部分 第一部分 第二部分 第三部分 第四部分 第五部分

第二十二集

杏花惊喜地望着门口──大刚满身风尘,疲惫不堪,象散了架似地靠在门框上。《菩萨说法图》。大刚激动地捧着从马全德受理要回的图。杏花和他并肩看着图。

福隆商号,伙房内满屋子白雾腾腾。屋中两个齐人高的木桶里,贝克和约翰各据一桶,痛痛快快地洗澡。

姜孝慈出现,告知本县严大老爷,来看望二位了。严知县和贝克相见。姜孝慈在侧作陪。严知县称二位英国朋友大漠遇险,好在有惊无险,称吉人天相。

帐房布置成洞房。秦文玉不安地倾听。红莲跑进来,拉起秦文玉。

在红莲和秦结婚当晚,春霞女扮男装地把秦文玉就出来,奔向大漠。

红莲发觉了,未及换装更衣,仍是新娘装扮,扬鞭催马。马蹄踏踏。远远,水妹骑马追来。

棺材铺王有祥给大刚和杏花“训话”。大刚和杏花并排坐在一条长凳上,都局促地低着头,满面通红。婚姻大事,讲究个光明正大。

要大刚不能委屈了杏儿!

迷魂滩烈日灼烧着大地,似乎一切都被烤焦了。水葫芦张着口抛在地上,已流不出一滴水。

远处,马已倒毙。秦文玉和春霞躺在地上。两人都已奄奄一息。

红莲和水妹追上了逃跑的春霞和秦文玉,看到他俩奄奄一息,水妹不要救,红莲还是给了他俩水喝 ,大奎也赶到了,要处死他们,红莲最后眼含悲愤地放了他俩,打马回营。

大把式家院内,秦文玉和春霞相搀着,进院。

严知县坐在他对面关切地询问,秦文玉只是疲惫已极。秦文玉缓过来后,要把所见所闻,设法上奏朝廷。洋人在敦煌的行为,不能再听之任之了。

姜孝慈看望贝克,说在敦煌城里,倒是发现了一件宝贝,《菩萨说法图》,最晚也是唐朝的!贝克说不是马全德伪造的?姜孝慈说绝对是真的!

红莲和大奎对秦和春霞的逃走,感到营寨的不安,决定把营挪寨。

第二十三集

严知县披衣批阅公文,累了。秦文玉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有话要说,如鲠在喉,不吐不快。严知县要年弟尽管畅所欲言!

秦文玉说按理地方政务,我无权过问,更不敢随意置喙。不过年兄是我知交。偶有所见,倘若私秘,也对不起朋友!年兄真的准备围剿胡杨吗?严知县答上峰三令五申,势在必行。

棺材铺,窗上贴着窗花:“喜鹊登梅”、“花开并蒂”、“鸳鸯戏水”、 “石榴百子”。门墙上贴双喜字。喜气洋洋。王有祥放鞭炮。鞭炮炸响。乡邻们将大刚拥出来。大刚穿着崭新的长袍马褂,头戴礼帽。帽上插着双金花。贝克穿着长袍马褂走上前来道喜。贝可来道喜是假,要逃回“菩萨说法图”是真。

春霞为杏花梳头、化妆。几个妇女充作喜娘,出入忙着。

娶亲队伍到了。大刚抱杏花下轿。乡邻和亲友们向新人祝福。

这时秦文玉跑进来。

一群捕快闯入。捕快们推开王有祥,上前用铁链套住大刚。众人皆惊。杏花抱住大刚。冯大刚被带走。

衙役们升堂。严知县坐堂。大刚被捕快们按跪在堂下。审问大刚 “菩萨说法图”的下落。

杏花知道官府和洋人勾结,愿意用自己嫁给姜孝慈来换来大刚的自由。

大刚回来了,杏花出嫁了。

大刚趁夜黑,来到福隆商号,防火少了房子,趁乱抢走了杏花,

不料没跑出去。大刚只身逃跑奔了胡杨。

第二十四集

贝克回到自己房间,上床欲睡。自言自语地说:真是丰富多彩的一天啊。突然想起,跳下床。贝克找桌上,“菩萨说法图”不见了。

胡杨营地,大刚蒙在眼睛上的黑布被摘去。大刚好奇地望着周围。

胡杨汉子们骑在马上成两排,个个弯刀在手。用刀搭起天棚。白衣少女们押着大刚从“刀棚”下过去。红莲骑在马上。刘大魁和水妹在侧。

大刚拿出“菩萨说法图”,献给红莲“入伙”。

秦文玉走来,怔住──棺材铺门上挂了重锁。一地鞭炮的碎纸屑犹在。冥衣铺门前。秦文玉向冥衣铺掌柜打听──秦文玉问棺材店王掌柜的哪里去了?那人答一大早就上了千佛洞了。

富商打扮的刘大魁背对房门,凭窗看街景。

伙计掀门帘,秦文玉进来。

刘大魁拿出一幅画。秦文玉打开,惊──正是那张《文殊菩萨说法图》。这张图怎么会落入红莲手里?刘大魁说水流千转归大海。冯大刚带去了敲门砖。这张图,红莲给我看,什么意思?红莲说了,当初他哥托过你哥,如今她又托你!......告诉朝廷,别一门心思跟咱过不去。倒是要小心提防着洋鬼子。朝廷再不管,敦煌宝藏就全跑到番邦外国去了!

剧烈晃动。贝克站不住脚。约翰惊叫地震了!贝克惊叫上帝保佑我们!

县衙,书房书架上的陈设,瓶瓶罐罐剧烈地撞击。有的落地摔碎,发出清脆的响声。严知县立足不稳,急忙抱住柱子......

千佛洞闪电直剌大漠。雷声隆隆。千佛洞衬着闪电,从暴风雨的黑夜中突现出来。

洞窟随着震耳欲聋的霹雳,闪电将洞内照得雪亮。窟顶上的沙土纷落。洞窟墙上的壁画浮现出来,竟是和寻宝图一模一样的《菩萨说法图》。

三清宫晃动的灵官像前香烟缭绕。王道士跪在像前频频念咒──

王道士山摇地动,妖魔出动,天尊显圣,保佑生灵......

王有祥跌跌撞撞闯进来。清光绪二十六年五月二十六日 公元1900年6月22日 敦煌藏经洞重现天日。

秦文玉从王有祥处拿来经书激动地对严知县说着──是昨天地震,山洞塌陷,露出了藏经洞!洞里经卷无数。这一本是魏代的,这一本是唐朝的!这都是稀世之宝啊!严知县不以为然。

第二十五集

严知县写个呈文。要秦文玉顺路带到兰州,交给大帅,一是对付洋人有功,二是发现藏经洞窟报喜,一举两得!

大漠,秦文玉骑马赶路。一支驼队在大漠里行进。驼队中传来“花儿”歌声──

秦文玉勒马回首,依依不舍。

兰州,总督衙门,透过张牙舞爪的石狮子望去,衙门口壁垒森严。

秦文玉下马,上前。拜见总督大人。

总督和几名官员正在议论。总督看名帖。秦主事一路辛苦,请坐,看茶!差人上茶。总督拉着秦文玉并肩坐在炕床上──这是最尊重的客位。

秦文玉称敦煌县几日前地震,藏经洞重见天日。洞内堆满古代经卷,都是稀世之宝。县令严某让卑职带来一道呈文,请总督大人设法保护!此时有两名英国人已在敦煌,觊觎这批经卷,意欲染指。如果没有妥当保护办法,国宝就会流失海外!

总督不屑地过甚其词!请茶!

秦文玉惊讶!......

胡杨林,刘大魁向红莲报告。大刚、水妹在侧。乡亲都说,敦煌地动,藏宝窟出来了,里面都是宝贝!红莲问什么宝贝?也许,这就是敦煌宝藏?......水妹,藏宝图!

水妹拿出画卷,展开。正是《菩萨说法图》。

大刚奉命打探藏经洞的事,来到春霞家,春霞把信带给杏花,杏花连夜借故跑回春霞家见到大刚。

敦煌城城门晨光苏醒了敦煌城。一片生机。王道士身着簇新的道袍进城。福隆商号院内姜孝慈迎着王道士。

大把式家秦文玉将水倾入缸里。春霞在门口。春霞问你回来了?没有回北京?

秦文玉说总督大帅派我回来了!要我们保护藏经洞一草一木,赶走洋人!

第二十六集

秦文玉赶到县衙,掏出公文,严知县公文上只说,严密监视洋人行动!

福隆商号,贝克从姜孝慈哪知道了藏经洞的发现焦躁不安,对约翰说──我们要争取每一秒钟,进入藏经洞!

大把式家,杏花和春霞到阴影里──杏花要春霞姐替我上烽火台跑一趟,给大刚送个信!......洋鬼子要去藏经洞挖宝贝了!

三清宫,太上老君像初见端倪。王有祥和工匠们在高高的脚手架上忙碌着。壁上,一面画着“得道成仙”,另一面画着“赐福送子”。

贝可一行骗取了王道士的信任,进入了藏经洞。

铁锁被打开了。洞门打开了。王道士、贝克、姜孝慈,三个鬼魅似的人影溜进内洞......马灯突然亮起,灯光照亮藏经洞。经卷堆积如山。壁上仕女图若隐若现。

贝克象是中了魔法一样,张大嘴望着面前的一切──贝克惊叹敦煌宝藏!......

秦文玉奉命来到藏经洞,洞门打开,光线象瀑布一样倾入。遍地经卷,散乱不堪。一幅劫后惨状。秦文玉四顾,大惊。王道士随后,道出了贝克的行为。

敦煌城外贝克和姜孝慈赶着骆驼,扬起一溜烟尘。

大漠烟尘。秦文玉、王有祥骑在马上,工匠们随后狂奔。他们沿着骆驼的掌印,紧紧追赶。突然,远处出现了一支急进的马队,红莲带着人马急速追赶。

福隆商号,院内姜孝慈、贝克、约翰将箱子装上一辆大车。暗处杏花露出脸来,偷偷盯着。

严知县得知后命令,吩咐衙役三班,备好刀枪铁链,今夜三更,随本县办案!衙役们持刀枪棍棒铁链,将商号团团围住。搜出经书等物,连人带赃押回了县衙。


第二十七集

大漠夜,姜孝慈骑马狂奔。

县衙公堂三班衙役站堂。严知县坐堂。贝克被带上来。

王道士和姜孝慈畏罪潜逃,尚未归案,案里还缺少他们的口供。

如果真是有买有卖,就罪不至死。秦文玉说贝克明明知道经卷是我国国宝,其心可诛!严知县说兹事体大,我已经备好了呈文,马上动身去兰州,面见总督大帅,请他定夺!严知县决定亲自赴兰州报告。

姜孝慈牵马而至。护卫们拦住。总督也热情地接待严知县。得到了大帅的赞赏。

严知县出门,马夫牵马,他准备上马──一护卫追出。大帅传令,敦煌县留步!严知县进来,莫名其妙。总督背对着他。赵老爷在侧。

严知县拜见大帅,行礼。

赵老爷说严大老爷,你险些闯了大祸!

严知县惊。赵老爷说军机处刚刚来了十万火急电报,皇太后懿旨:切实保护各地洋人。如有伤害,唯地方官员是问。严知县当即呆若木鸡。

县衙大牢,贝克和约翰腮下胡子乱糟糟的。两人靠墙席地而坐。

约翰狼吞虎咽,贝克却不动饭菜。

严知县回到敦煌,准备了一桌丰盛的酒席。在阁门内迎着贝克、约翰和姜孝慈。

严知县称两位客人受惊了!......博士和神父来敦煌已久,下官一直忙于公务,未尽地主之谊。请各位上座!贝克和约翰对视,入座。原来严知县得到旨意,放了贝克一行。

夕阳沉在烽火台后面。余晖将戈壁染成一片艳丽的红色。春霞从骆驼背上下来,警惕地四下观察。秦文玉看来只不上官府,只好让春霞带信给胡杨,求助红莲对付洋人。


第二十八集

秦文玉通过大刚的线索来到胡杨营地,本以为今生今世,不会再见到红莲姑娘了。谁知,人算不如天算,还要向姑娘求助。

古城遗址,迷眼的狂风呼啸。笼罩在一片沙雾中的古城遗址若隐若现。死寂的街道两旁都是住宅房屋,却没有一点生命迹象。令人生畏。

贝克的骆驼队沿着街道走来。约翰惊恐地望着四周。姜孝慈不寒而栗。铁锹和镢头挥舞,在贝克的指挥下,骆驼客们正在进行疯狂的挖掘。几面巨大的铁筛在筛滤,扬起烟雾般的灰尘。

胡杨营地,秦文玉要向红莲姑娘赔礼致歉,不,是负荆请罪!

远处,刘大魁、大刚带着汉子们骑马冲出山口。群马奔腾,如箭离弦......秦文玉喜不自胜,他们到哪里去?你忘了你干什么来的?洋鬼子在锁阳城!

古城遗址,锁阳城满目疮痍。一片劫后景象,到处挖得坑坑洼洼。

驼队早已不见踪影。刘大魁和汉子们伫立在古城街道上,愤然。下令追缉。

洞窟内阳光从塌陷的洞窟顶射入,照在光彩夺目的佛教壁画上。

壁画正中部份已被切下挖走,留下惨不忍睹的黑洞。狐尾锯疯狂地切割着另一面墙上的壁画。彩色的泥皮四下飞溅。贝克亲自操狐尾锯切割,满头污泥汗水,敞开的衬衫里露出黑乎乎的胸毛,已毫无绅士风度。约翰往地上铺好干草和毛毡,包装切下的壁画。

洞窟外,红莲和水妹等人赶来。贝克一行已经不见。突然,他们听到洞窟内传来奇怪的声音──姜孝慈披头散发,已完全疯了。他手里抓着泥块,对着露出黑洞的壁画手舞足蹈。


第二十九集

大漠,满载文物的驼队匆忙行进。约翰握枪催促。

突然,沙梁上出现了一字排开的马队。一名汉子吹响了牛角号。

骆驼客们一片惊慌。骆驼客们 胡杨,胡杨!骆驼客们四散奔逃。

约翰为逃命,我放弃股份!骑上马狂奔而去。贝克躲在骆驼后,疯狂地向她开枪。马队从四面冲上来,将贝克围在中央。秦文玉和大刚骑马赶来。

贝克被两名汉子紧紧按住。吓坏了!......人们杀声四起!

秦文玉举起刀子,欲剌。突然扔刀。

冯大刚秦老爷下不去手,我代劳了!拾刀欲砍──被秦文玉制止。

为了不引起国际争端,最后秦文玉决定放贝克走!

大把式家,春霞和杏花并肩而坐,说不完的悄悄话......王有祥喊着跑进来。出了大事啦!听回来的骆驼客们说,姜孝慈死在山里了!

杏花问他死了?大刚杀了他?王有祥:是天杀了他!他冲撞菩萨,中了邪,疯了,自己跳进山涧里,摔了个粉身碎骨!

堡子外,夺回的经卷、壁画都装在木箱里。木箱堆放在一起。

一坛坛酒打开了。大块羊肉从热气腾腾的大锅里捞出。男男女女们欢声笑语,沉浸在胜利之中。

沙梁上,火红的太阳从沙梁后升起来。红莲骑马伫立在沙梁顶上。她肩披阳光,如一尊美丽的雕像

敦煌,城门,春霞男装,骑马冲出城门。

大漠,赵老爷率领兵丁们骑马行军。骆驼剌带路。渐渐,马队分成两股,分别向两个方向驰去。

喀斯特地貌的魔鬼城死一般寂静。风蚀的土林奇形怪状,狰狞恐怖。驼队走进魔鬼城。

兵丁们举洋枪,向红莲开火。红莲从马背上倒下......

县衙,公堂衙役们站堂,兵丁们警戒。赵老爷据公案审案。红莲披枷戴锁,傲然站在堂下。

秦文玉拖着沉重的脚步,怏怏离开。他猛地站住,抬起头来,表情坚毅──秦文玉对屋内春霞说,救不出红莲,秦某誓不为人。

沙丘下,贝克和约翰躺在沙地上,都已失去知觉。衙役们和兵丁们围上去,火把灯笼照着他们。严知县和赵老爷急忙赶来。


第三十集

堡子,房间,秦文玉被关在这里。几名大汉执刀看守。刘大魁盯着他。想拿秦文玉换回被官府羁押的红莲。

大把式家,大刚大口大口地喝水。春霞警惕地望望门外。春霞见大刚回来了,问大刚,你是来救红莲的?

福隆商号,客房,木箱都已堆到贝克房间里。一只木箱已被打开。

贝克贪婪地取出经卷,轻轻抚,摸。兴奋地十九世纪最伟大的发现呀!......哥伦布发现新大陆又算什么?我发现了一个古中国!......

县衙花厅,赵老爷匆匆进来。严知县起迎。赵老爷大帅六百里加急送来宪谕。(打开,念)甘陕总督部堂令:敦煌知县严某、总督衙门文案赵某听谕:尔等出奇致胜,生擒匪首,当予嘉奖。日后升赏,容奏朝廷。

十字街头,一队兵丁跑过街头。商号的马车和他们交臂而过。赶车的是杏花。马车停下。约翰躺在马车里,醉得人事不知。身穿男装的红莲下车。马车驶去。

严知县、赵老爷和衙役们走到栅栏前。牢头开锁。

严知县人犯红莲出来!赵老爷亲自送你去兰州。本官年上送走你哥哥胡杨,如今又该送你上路了!囚笼车,千斤锁,就算是你的嫁妆;三班衙役,一营兵丁,够排场了吧?

“红莲”缓缓回头,竟是春霞。

堡子外,牛角号声。男男女女们从四面八方跑出来,整队待发。

刘大魁、秦文玉走出房间。

大家准备出发。了望台上的水妹突然喊起来──红莲姐回来了。

红莲一马当先,冲出堡子,奔向戈壁滩。刘大魁、秦文玉紧紧打马跟随。大刚、水妹和汉子、少女们骑马冲出堡子。马蹄如飞。

大漠杂乱的驼蹄在沙漠中迈进,扬起团团沙尘。他们身后,马队扬起沙尘,海浪般向驼队冲来。“骆驼客”──伪装的兵丁们抽出刀

枪,准备迎战。贝克、约翰向马队开枪。有人落马。

贝克躲在骆驼一侧,举枪向红莲瞄准。秦文玉喊大当家小心!向红莲扑来。枪声响了。秦文玉中弹倒下。

红莲不顾一切扑上去,扶秦文玉,你不能死,你还要去救春霞姐呀!......

枪声连响,红莲身中数弹,缓缓倒在秦文玉和刘大魁身边......

贝克和约翰打起来,会后约翰带着驼队,向另一方向走去,渐渐消失在远方......

(中部完)

下部(民国时期)

第三十一集

茫茫雪山的映衬下,几簇干枯的红柳迎风摇摆,周遭一切显得宁静而苍凉。

忽然,马蹄声渐行渐近,一匹骏马向山坡迤逦而来。

男子撒开缰绳,张开双臂,意气风发地呼喊道:我们来啦!

苏清平坐在马车上,梁墨琰笑了,他们从法国留学回来,在赴敦煌的路上,遇到黑风暴。

风沙中,梁墨琰一行来到戈壁上一所孤零零的客栈。大家纷纷落脚。

剑道馆,宫本:军部的人经过多方调查,早就肯定了金汁大藏经是存在的!如果找到《菩萨说法图》,那么金汁大藏经面世就为期不远了!最近我们的人在巴黎发现了这张照片,它是英国人在敦煌翻拍的一幅绢画。

千叶认真地听着。

宫本举起茶杯:千叶君,带上它,去完成这个光荣的使命吧!

山梁下,日头毒辣辣地晒着。

四周无遮无拦,梁墨琰等人重又上路,行进着。。。

麻脸大汉俯视着山谷底的车队,手指放进嘴中打了个尖厉的呼哨。

土匪的马队发出“呜赫—呜赫—”的呼啸声,旋风般冲下山梁。

梁默琰夫妇被绑匪打劫了。

迷魂滩,傍晚。

起伏的沙丘纵横交错,仿佛风暴中波涛汹涌的大海。

鸟瞰波澜起伏的沙海,两个黑点艰难地蠕动着。

两脚趔趄着从沙海中趟过,梁墨琰搀扶着苏清平在沙丘上苦苦跋涉。。。

山寨偏房 ,一只佩带着翠镯的手正提笔作画。壁上挂满了未装裱的水墨丹青。压寨夫人红柳正在桌案前凝神画“荷花图”,靓丽的脸庞上带着几许悒郁。

窦黑子见到红柳,脸上顿时堆满了笑:红柳,我给你弄来个稀罕玩艺。窦黑子拿出了那个十字架项链。

红柳看也不看,眼睛盯着地上狼籍的画册:这是什么?英文版的《敦煌石窟画录》赫然映入眼帘,扉页上写着“梁墨琰购于巴黎”几个遒劲的大字。红柳眼睛里放出异样的光亮,不相信似地喃喃自语着:梁……墨……琰?!

红柳惊愕地:你见到了梁墨琰?

红柳疯狂地抽打着坐骑,红色的斗篷在身后飞扬。

她身后还跟着一匹无人坐骑的马,也飞快地跑着。奔迷魂滩救梁默琰夫妇回到山寨。

敦煌县长陆敬儒为梁夫妇的失踪感到不安和焦急。

第三十二集

山寨窦黑子看红柳喜欢梁夫妇的来,端起酒碗:梁先生,干!

窦黑子还叫来戏班子助兴。酒席间,让梁夫妇留下来陪红柳。

山寨夜深人静,一个土匪背着枪来回溜达。屋内,梁墨琰对着一个盆子大吐特吐。夫人苏清平悉心地照顾着,想着明天的对策。在日逃脱山寨。

红柳卧房,晨,窦黑子一筹莫展地站在床前。红柳面朝墙躺在床上,肩膀微微地耸动着,原来是她在抽咽

窦黑子凑上前去安慰,被红柳一把推开。你为啥扣着人家梁先生不放?窦黑子收了人的钱,有人出钱500大洋要梁夫妇的命。

红柳和苏清平互相看了一眼。

红柳试探地:要不你们就先回兰州吧,毕竟比去敦煌安全点。

梁墨琰和苏清平正在房间内看书。二勇和一个土匪突然闯了进来。二人吓了一跳,都站了起来。梁墨琰:你们干什么。二勇闷声闷气地:收拾东西,走!梁墨琰:走哪儿去!二勇:让你收拾你就收拾,哪儿那么多废话。梁墨琰和苏清平紧张地互相看了一眼。

窦黑子和红柳叫来戏班子何班主,送梁夫妇走出山寨。并告诉梁先生夫妇是自己走出沙漠的。

阳光从山岗下的峭壁漏下来,仿佛一道生机。

夹道的小路,戏班子的马车和骆驼正朝戈壁走去。

阳光照在牌楼上。马蹄声声,不远处,尘沙中,一匹马驰骋而来。马儿停在牌楼下。马上的人身手敏捷地下了马。此刻,千叶三郎受命也来到敦煌,开始了有一番的较量。

第三十三集

千叶伪装成东北青年张克杰,来敦煌画画,敦煌的女子燕子和傻子对伪装的张克杰,一番好意,以朋友相待。

敦煌县府,日,内吴连成从外面跑进来,喘着气:县长。。。

梁墨琰到敦煌了!

陆敬儒兴奋地:那好那好,通知地方上有头脸的政要和富商,赶紧准备接风!

顺泰当铺,日,内

孙掌柜狠狠地扇了面前的小伙计一个耳光。这个小伙计正是去窦黑子山寨问信儿的那个。

孙掌柜背着手,踱着步:他妈的,这次被窦黑子放了鸽子了!

敦煌县城,黄昏,外

一挂鞭炮热闹作响。

浓浓的硝烟在古老的街道上弥漫开来。

“欢迎著名画家梁墨琰携夫人莅临敦煌光大敦煌艺术!”横幅充满画面。

县长陆敬儒率领名人贤达迎上:梁先生,梁夫人,久仰久仰!欢迎啊!介绍道:这位是敦煌商会会长,‘茂源商行’的老板陈宜忠先生。

酒楼内欢声笑语,接风酒宴正在兴头上。

陆敬儒:在此国难当头之时,墨琰兄能够毅然回到祖国,以弘扬咱们敦煌文化为己任,实在是难能可贵,令人敬佩啊!

酒后梁夫妇被安排在陈宜忠附上休息。

峭壁·石窟,一队马车逶迤而来。梁墨琰和苏清平下了车。

在他们面前,透过白杨枝梢,无数开凿在峭壁上的石窟,像峰房一样密密麻麻。梁墨琰、苏清平完全被眼的壮观景象陶醉了:历经千辛万苦终于来到了敦煌莫高窟。

起风了,风沙肆虐着掠过莫高窟。他们就在皇庆寺破烂的小屋安扎下来。经受着新的考验。

梁夫妇的到来,吸引了燕子和傻子,千叶化装的张克杰,也靠近了皇庆寺。

查看全剧介绍
第一部分 第二部分 第三部分 第四部分 第五部分
关于腾讯 | About Tencent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腾讯招聘 | 腾讯公益 | 客服中心 | 网站导航
Copyright © 1998 - 2009 Tencen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腾讯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