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明星 电影 电视 音乐 排行榜
按关键字查找
热门搜索:李嘉欣 伊能静 烈焰奇侠:黄金军团 珠光宝气
坐庄
评分:
共有位网友参与打分

查看网友对此部电视剧的评论
 
剧名:坐庄
又名:
英文名:
国家:中国
地区:中国大陆
出品:
集数:20
导演:戚健
监制:
编剧:李唯
首播时间:
主演:奚美娟王茜贾一平、崔可法、林鹏、董小燕、曹雪、杨静、史光辉
《坐庄》剧情简介
国内第一部描写股市“庄家”的电视剧《坐庄》,以独特的视角和敏锐的洞察力,对证券业的内幕进行 了挖掘,深刻地揭示了当今证券业内出现的非法操作、非法洗钱和违法竞争等扰乱国家金融秩序的丑恶行径。作品不是对炒股事件流于表面的叙述,更没有简单地罗列侦察与反侦察的表面过程,而是注重揭示人物命运的内在思辨和深刻剖析。在拍摄方式上,该片力图从一般的社会公案片中摆脱出来,从而更深层次地开辟一条创作新路,使全剧的艺术品位得到提升。《坐庄》用艺术的形式“执行”着证券界多年未完成的任务,那就是批判和教育操盘手,培养投资者的自我约束能力,是中国6000万股民必看的经典教材。套中套“老千”庄家股市,豪赌黑幕首现屏幕。局中局,金融警察举步维艰,高智商对恃引蛇出洞。
  囤积物资伺机炒卖为庄,为求利益最大化,庄者投机无所不用其极。刑剑峰研究生毕业就职粤兴证券公司,被富刺激和挑战的行业吸引,多种优势和机遇,在“恩师”薛淑玉升为总经理时,一步登天当上“操盘手”,走上新时代金融“豪赌”,快意江湖的中心点。领导、恩师、情人、爱人、朋友、伙伴乃至敌人的位置不停转换;邢在屡遭隐害打击中质变:斗死薛淑玉,放任妻子挪用公款被判死刑,逼走挚友,出卖色相,陷害同仁,打法律擦边球……终成为公司总经理。然后疯狂设计出一个个天衣无缝的骗局赌局,数额之大旷古惊心……

分集剧情
第一集
  大学毕业的邢剑锋,将要成为粤兴证券公司的新成员, 他一心要做操盘手,坐大庄家。
  他做梦也没想到,报到的第一天,就遭人陷害,刑警冲上来“以涉嫌嫖娼罪”将他拘捕,邢剑锋连连喊冤,警方拿出证据并限定他交足罚款拘留受审。邢剑锋穷得叮当响,他只得求助儿时的好友刘大江,刘大江为了朋友两肋插刀,把责任揽在自己身上。这时,副总经理薛淑玉出现,她替邢剑锋交了5000元罚款,赎出了邢剑锋,邢剑锋万分感激。
  上班的第一天,邢剑锋被赵芹指派到她家里陪她打牌消遣,不仅如此,赵芹颐指气使要邢剑锋陪她过夜,邢剑锋自觉伤了自尊,他破口大骂赵芹,赵芹不仅不生气,反而更欣赏他,邢剑锋把手里仅有的钱几乎输光,然后跑着去见女友霍昕。两人拿着仅有的钱买了一个汉堡,女友霍欣看着邢剑锋寒酸的样子,伤心的哭起来,邢剑锋发誓一定要当操盘手,挣大钱。

第二集
  赵芹花钱阔绰,令邢剑锋看得眼馋。而薛淑玉的简朴让邢剑锋生出敬佩。她关照邢剑锋关键时刻要好好干。
  证管办王强主任和任岷密切监视粤兴证券公司操盘的通达橡胶股。粤兴公司花大血本投入,却难以挽救危机局面,总经理丰信东焦急万分,他把希望都寄托在薛淑玉身上,希望她“想办法”,薛淑玉心领神会。
  在紧急会议上丰信东提出,公司处在生死线上,无论是谁的方案,只要能扭转乾坤,一切要求都会满足,丰信东跪地求助,薛淑玉也随之下跪,这一切令在场的邢剑锋很是惊奇。
  邢剑锋清楚要尽快当上操盘手,必须走捷径,他瞄准赵芹求她支招,遭到拒绝,赵芹许愿只要他亲她,她就将底牌告诉他。邢剑锋不干,赵芹发火,邢剑锋不能失去这样的机会,他豁出去主动亲吻赵芹。
  赵芹的情欲被撩起,她让邢剑锋再亲,邢剑锋坚决不从。赵芹称休想得到绝招,邢剑锋感到被捉弄,愤然表示坚决调走,赵芹怕失去他,只好交出神秘人物,此人就是刘直旬,真正的操盘手,人送外号“刘一刀”,赵芹就是跟他学的招数。邢剑锋使出浑身解数,去见刘直旬,刘直旬断然拒绝,邢剑锋甚至跪地求助,刘直旬均不为所动,邢剑锋失败而返。
  令邢剑锋意想不到的是,刘直旬突然答应传授机密,那就是用剩余的一个亿全部买下橡胶轮胎,然后秘密扔到海外……此招铤而走险却能挽救粤兴公司,邢剑锋如获至宝。当他如愿来见赵芹,才知道一个女人为他“献身”所得到的一切。
  邢剑锋将连夜赶写的方案欲递给总经理丰信东却被薛淑玉接过去,她私下看后被震撼了,邢剑锋做梦也没想到他的方案被薛淑玉锁到保险柜里。丰东信极为信赖和赏识薛淑玉,决定辞职,任命薛淑玉为总经理,薛淑玉感激涕零。
  邢剑锋迫不及待的询问方案结果,薛淑玉骗称丰总认为风险太大。薛淑玉追问邢剑锋方案的由来,他如实将底细说了出来,薛淑玉封住他的口,不让他对外讲。
  果然,薛淑玉坐了总经理的宝座,她情真意切地表达了自己对丰东信的感激,令在场的每一个人都很欣赏薛淑玉的为人。

第三集
  薛淑玉上任的第一件事就是实施邢剑锋的方案,让他当操盘手,扭转公司艰难局面,邢剑锋发誓要为薛淑玉赴汤蹈火。为阻止证管办的监视,薛淑玉指挥手下人,从王主任年轻的妻子打开缺口。
  邢剑锋的方案一经推出,股民们就争相抢购,这一幕,让新手邢剑锋激动地痛哭起来。粤兴公司大赚了一笔,薛淑玉以功绩显赫,扭转公司危机为名,奖励邢剑锋十万元,邢剑锋感激不尽,执意要拿出一半酬谢她,薛淑玉坚决不要,然而,她表示当时为救邢剑锋向人“借”的5000元钱还没有还,邢剑锋爽快地将钱还给薛淑玉,更加赞赏她的为人和义举。邢剑锋走后,一名陌生男人将巨额钱款交给薛淑玉,她随即将那5000元钱甩给此人,随后,她将巨款锁入自己的保险柜里。
  粤兴公司操盘不正常,早在证管办的视线之内,王主任派任岷住进调查。薛淑玉让邢剑锋出面介绍操盘实情,他见到任岷后,立即僵住,薛淑玉觉出不同寻常,邢剑锋告之,他和任岷过去曾是初恋情人。
  邢剑锋的出现,让任岷想起初恋的苦涩,她告诉王主任自己与邢剑锋不仅是恋人关系,还因为他怀孕变了心而做了流产,到现在她都不能原谅他。
  任岷坚持查看记录,薛淑玉和邢剑锋找借口阻挡审查,薛淑玉派邢剑锋连夜整理记录做假帐以骗过审查。霍欣小鸟依人,这让邢剑锋有了做男人的自信,他要混出个人样来。
  任岷从记录中发现一些疑点,她坚持到通达橡胶厂实地调查,薛淑玉冷静应对,她派邢剑锋陪同下厂,调查结果,没有找到可疑证据,邢剑锋暗暗窃喜。

第四集
  王主任从妻子李素琴口中得知薛淑玉找上门来与百货公司签定了一百多万元的合同,王主任震惊,他清楚薛淑玉开始对他下手,他立即从网上查看有关资料,发现疑点,那就是橡胶耐磨损度有问题,王主任确信粤兴公司果然存在非法操作,他决意要查下去。可是李素琴反对丈夫这么做,面对不明真相的妻子,他让任岷配合导演了双簧计,故意让任岷坚决查办粤兴公司,王主任坚决反对查办,让妻子打消对他的成见。
  邢剑锋求任岷放他一马,不要再查此案,任岷坚持必查到底。薛淑玉听完邢剑锋的汇报,忽然在邢剑锋面前泪如雨下,哭诉自己为了公司为了大家含辛茹苦,她希望邢剑锋想办法用感情博得任岷的信赖,阻止任岷查下去,邢剑锋左右为难,他不想再伤害任岷,又怕得罪对自己有恩的薛淑玉。
  薛淑玉立即行动,部署手下做手脚,一方面将一个亿的伪劣橡胶轮胎运往海外,另一方面指使手下人挤压李素琴,实则给王主任脸色看。
  霍欣怀孕,她希望和邢剑锋结婚,邢剑锋劝她再等一段时间。薛淑玉对邢剑锋来了个苦肉计,她说自己肯定会坐牢,邢剑锋也躲不过去,邢剑锋一听吓坏了,薛淑玉连忙称如果能阻止任岷不查此案,才能保住二人不坐牢,邢剑锋想到薛淑玉对自己这么好,豁出去用“情”诱使任岷上钩。
  邢剑锋哄骗霍欣称工作需要不能回家,立即搬到了任岷的对面,他上门拜见任岷,强行亲吻,被任岷一个耳光打出门外。
  邢剑锋的举动,重新燃起任岷的爱情,她再次投入邢剑锋的怀抱。邢剑锋借机劝任岷放手此案,任岷强调这是大案要案不可放过,并好言相劝邢剑锋要及早交代,法律会从轻处罚,邢剑锋故意耍起脾气,任岷痛哭袒露心声,她爱他不想再失去他。
  粤兴公司向百货公司反悔,一百万的货不要了,李素芹傻了眼,经理向她发难,埋怨王主任因为调查影响公司生意。
  李素琴回家向王主任发火,粤兴公司派人到王主任家活动,王主任无奈把任岷叫来表演“双簧计”,王主任大怒,阻止任岷调查粤兴公司,来人见王主任打算放手,立即答应买下那一百万的货款品。货品提走后,王主任立即改变主意,此案查办到底。

第五集
  邢剑锋见任岷真的爱上他,想打推搪鼓,薛淑玉不答应,让他继续钩住任岷,使她彻底放弃调查,如果不成,她决定主动自首。邢剑锋被她吓唬住,只好答应,他恳求薛淑玉给霍欣打电话,证明自己为公司“加班赶写材料”,薛淑玉满口答应。邢剑锋哪里知道,薛淑玉指使手下人慌称邢剑锋有病,让霍欣看望。邢剑锋和任岷正在缠绵,被赶来的霍欣堵在屋内,邢剑锋的骗局被揭穿,两个女人被骗,纷纷痛斥他,任岷这才知道邢剑锋是在利用她的感情阻止调查,她发誓追查到底。薛淑玉带人赶到,邢剑锋方才初醒,他被薛淑玉蒙骗。
  霍欣痛下狠心做了流产,她决定和邢剑锋离婚,邢剑锋苦苦哀求无力挽回,他没了住处,痛恨薛淑玉卑鄙狠毒,薛淑玉道出为了生存为了钱,人可以互相残杀,世界上最不可相信的动物就是人,邢剑锋没了脾气。薛淑玉向他诉说自己的遭遇,她带邢剑锋到她的家,邢剑锋看到她耐心呵护痴傻的儿子,悉心照顾有病的婆婆,判若俩人。薛淑玉说出真话,她做的这一切都是给别人看的,为自己赢得好口碑很重要,这便于做大事,邢剑锋听得目瞪口呆。
  邢剑锋无处可去,赵芹要他搬到她家去住,被邢剑锋拒绝,赵芹警告他你伤了一个女人是要付出代价的。刘大江出狱后两个人住到了一起,刘大江有四百万股票被套牢,他等着邢剑锋帮他解套,两个人发誓一定要挣大钱。
  邢剑锋发现0038一路攀升,他判定是有意炒作。老同学王庆祥从操盘室出来,二人见面寒暄之后,邢剑锋从王庆祥的口中套出恒海证券公司的一些内幕。邢剑锋向薛淑玉摊牌,他要借一个亿,因为他发现了0038的商业阴谋,如果判断不错,公司能赚八、九千万,薛淑玉惊讶地看着他。

第六集
  邢剑锋向薛淑玉直言既然是利益勾和就要追求最大的利润,薛淑玉要求实质性的内容,邢剑锋提出要一千万元的回报并要求薛淑玉必须立下字据,他才能说出方案,薛淑玉快速地反映答应他的条件,立下字据。邢剑锋来到恒海证券公司,他猜测该公司正在操盘0038,总经理李东海立即警觉强调这是商业机密,邢剑锋张口楞说是老同学王庆祥向他道出该公司的炒股内情,李东海对王庆祥大为不满,王庆祥有口难辩,邢剑锋为达目的,不惜血口喷人,逼迫对方就范。
  赵芹对邢剑锋穷追不舍,邢剑锋冷言相告他只爱霍欣,赵芹扬言要杀了霍欣。恒海公司李东海被迫与薛淑玉、邢剑锋坐在了一条船上,薛淑玉强调双方绝对要保密,不然,十亿资金全部打水漂,她让邢剑锋担任操盘手。
  薛淑玉又打李素琴的主意,她亲自与百货公司签下一千万元的合同,王主任知道后劝说妻子这是圈套,不要上当,李素琴不解丈夫的劝告。
  刘大江把希望都用在炒股上,他和大批股民抢购0038股。赵芹为了报复邢剑锋,拿霍欣开刀,她诱使霍欣炒股,借给霍欣二十万元,同时动员霍欣将邢剑锋送给她的十万元买0038股。邢剑锋见股民跟进,大喜过望。刘大江见0038股一路上扬,他向邢剑锋询问内情,邢剑锋劝他不要购买,被薛淑玉看到,事后她警告邢剑锋全衡利弊,不要因为朋友而失去一千万元的利益,邢剑锋发颤。

第七集
  证管办终于查出粤兴公司的漏洞。任岷从帐单上发现粤兴公司与利华公司必有问题,王主任决定公安局介入查处。
  股民们发现上当,纷纷跑到利华公司闹事,总裁邓中华被围攻,他向股民道歉。任岷和公安人员一同调查利华事件,邓中华如实将利华的困难以及粤兴公司非法操盘的内幕说出,他指出邢剑锋是幕后操盘手,公安人员决定逮捕邢剑锋,任岷怔住。
  邢剑锋见股势疯涨,得意忘形,赵芹索性不来上班,她陪着霍欣炒股,有意让她尝到甜头,她诱导霍欣用炒股赚来的钱到高级场馆消费,霍欣尝到了有钱的感觉真好。刘大江咬牙将被套的四百万股金平仓出货,只落得两百万元。刘大江决意想买0038股,邢剑锋没有阻拦,邢父来电话,称母亲病重住院急需两万元押金,刘大江丈义拿出两万元钱让他救母亲要紧。邢剑锋从大江口中得知,赵芹带霍欣炒股,邢剑锋听后决定要阻止霍欣炒股,免上赵芹的当,邢剑锋欲冲出大街,被任岷和公安干警堵住带上警车。
  公安干警连夜突审,邢剑锋承认通达橡胶一亿多股销售大盘中,有六百多万的帐是假帐,公安干警警告他已经构成经济诈骗罪,邢剑锋哀求任岷救救他,被任岷拒绝。
  粤兴公司又向百货公司发难,李素琴将积压的货品抱回家,她怨恨丈夫。王主任无奈,为了李素琴他豁出老脸找到当经理的老同学把货品推销出去。
  霍欣被赵芹蛊惑将最后十万元全都买了0038股,刘大江见股势呈下跌趋势,他打电话向邢剑锋追问实情,却找不到邢剑锋。邢剑锋向公安局推说,是薛淑玉让他这么干的。
  薛淑玉见邢剑锋反咬自己,她在任岷和公安干警面前,将责任全都推给邢剑锋。公安干警劝邢剑锋认罪服法,薛淑玉已经证明他的违法行为,邢剑锋没想到薛淑玉治他于死地,他感到无望。此次公安干警以邢剑锋为突破口,就是给造假者以震慑。任岷经过激烈斗争,大胆提出放行邢剑锋,建议暂不结案,跟踪调查,查出幕后操纵者,大家同意,先放邢剑锋,引出幕后人。

第八集
  邢剑锋出来后到处寻找霍欣却不见她的踪影。邢剑锋担心霍欣炒股上当,刘大江告诉他,自己和霍欣没买0038股,他们想再观望几天,大江对邢剑锋的反常产生疑惑,他急忙掩饰。邢剑锋闯进薛淑玉的家,他痛骂薛淑玉对他如此狠毒,他要告发薛淑玉,薛淑玉搂着痴傻的儿子泪流满面,她断定邢剑锋不会说的,因为利益勾和,邢剑锋立时语塞,薛淑玉告诉邢剑锋,她把邢剑锋的退路都想好了,对外开除留用,以打消别人的怀疑。
  霍欣完全变了一个人,在赵芹的诱惑下她学会了“享受”。邢剑锋将霍欣从证券大厅拉出来劝她不要炒股,更不要买0038股,霍欣根本不听邢剑锋的劝告。王主任和任岷发现0038有问题,决定从利华公司邓中华身上打开突破口。
  刘大江把钱都投入到了0038上,他只有省吃俭用靠卖苦力为生,邢剑锋见到这一切气愤而酸楚。
  0038继续上扬,邢剑锋建议出货打压,赵芹故意反对提出再投,薛淑玉同意赵芹的意见,她警告邢剑锋做操盘手注定是感情高度孤独的人,他的性质就是毁掉别人保全自己。经过情感的肉搏,邢剑锋下狠注“痛宰一切人”,包括与他最亲近的人。薛淑玉暗中请来股评家为0038股推波助澜,并给了对方十万元的好处费。同时0038在各大媒体的恶炒下直线上升,刘大江最后向邢剑锋询问是否购买0038股,邢剑锋绝然地鼓动刘大江“跳水”。
  薛淑玉执意要拉高价位,她想独吞巨额资金,邢剑锋见势不妙,想溜掉,薛淑玉放话谁都甭想出门。证管办查出粤兴公司与恒海公司,有不法交易,他们立即决定两案并查。薛淑玉玩了一个“政治手腕”,她把转卖给百货公司两百万的积压货物,摇身变为支援灾区献爱心的举动,群众员工被这场骗局欺骗,李玉琴对薛淑玉感激不尽。王主任得知此事大为震惊。
  0038股疯涨,让刘大江和广大股民狂喜,他们不知道幕后黑手已经伸向他们,薛淑玉决断命令邢剑锋出货抛出。

第九集
  0038股突然下跌,令刘大江、霍欣以及广大股民顿跌股底,他们想抛出股票,为时已晚,刘大江绝望,霍欣嚎啕。王主任、任岷看到0038股势狂涨又狂跌,断定必有黑庄在操纵。
  薛淑玉提前活动将巨款及崭新的奔驰车一齐交给了一名神秘男人,此人向她传授“徐老”的旨意,薛淑玉言听计从,她骑着旧自行车走远。
  邢剑锋拿着字据找到薛淑玉要求兑现一千万元现金,邢剑锋没有料到薛淑玉拿出十万元打点他,邢剑锋大怒,薛淑玉极其露骨的告诉他,她就是要吊着他的胃口,那就是不能让他赚大钱,邢剑锋悲哀无奈,只得收下十万元钱。赵芹幸灾乐祸,她早就知道薛淑玉会这么做,邢剑锋怪罪赵芹,赵芹还击,称她凭什么要告诉他,她要邢剑锋还钱 ,邢剑锋气急败坏地将十万元甩给赵芹,赵芹故意要求邢剑锋将霍欣借的钱一起还她,,她就是要报复他。刘大江留下遗言,准备跳楼自杀,被邢剑锋救下,刘大江追问他为什么不把实情告诉他,邢剑锋语塞,刘大江偶然从邢剑锋的资料中发现他就是0038股的幕后黑庄,刘大江大受刺激,邢剑锋无奈默认,兄弟俩绝交,邢剑锋被赶出去。他没有去处,只好找到霍欣想重归于好,霍欣心如死灰。
  任岷再次把问题的严重性摆在薛淑玉面前,没想到,薛淑玉冷静面对,她把责任全推到邢剑锋身上,她让全体员工罢工以示抗议,薛淑玉打电话把市委秘书长叫来,此人一到现场,态度强硬地责令任岷必须撤出,不能干扰正常工作,调查遭到极大阻力,王主任忍气命令任岷撤出。

第十集
  任岷恳求邢剑锋希望他说出实情揭露操盘黑幕,邢剑锋一口咬定粤兴没做黑幕交易。任岷到利华公司调查被邓中华阻挡,任岷坚持要按法律办事。
  为了还债更为了发财,邢剑锋败在赵芹的裙下,他想出对策,要求与赵芹联手搬倒薛淑玉,他要复仇,要无恶不作。霍欣见邢剑锋与赵芹私混在一起,痛骂邢剑锋一个男人为了钱靠卖身为生,让她鄙视,邢剑锋给霍欣下跪,没能打动她,霍欣发誓坚决与他离婚,钱她一定还,她会有钱的。
  由于任岷的调查,使邓中华被罚,他不满任岷,二人相见唇嘴相击,任岷向王主任告邓中华的状,王主任劝她要耐心做好监察工作,并指出,证管处的职责就是清除违法操作,繁荣股市,保护国家的利益,保护股民的利益不受伤害。
  邢剑锋要借洪利的手伺机报复薛淑玉,赵芹阻止,邢剑锋威胁离开她,赵芹只好顺从。邢剑锋瞄准洪利公司,拉着赵芹说服老总夏俊青联手操纵0056,并许诺给他们一个亿炒作0056,夏俊青产生疑惑,邢剑锋解释他们就想拱手让洪利赚钱,粤兴亏损几千万无所谓。
  赵芹怕出事,她哀求邢剑锋不要这么干,邢剑锋铁了心要让薛淑玉栽倒,赵芹急了坚决不干,邢剑锋用他情感拿下赵芹,二人密谋配合。

第十一集
  赵芹当众打了邢剑锋,骂他玩弄女性,不择手段。业务会上,赵芹向薛淑玉陈述粤兴公司与洪利公司合作的想法,薛淑玉很感兴趣,邢剑锋故意唱反调,劝薛淑玉警惕,赵芹趁势与他大吵,让薛淑玉更相信赵芹,她同意赵芹的意见。
  邢剑锋与洪利老总暗地配合将方案准备好,让赵芹递到薛淑玉面前,薛淑玉看后,果然很赏识洪利的作为,邢剑锋提出不可轻信此言,薛淑玉觉得他的话有道理,赵芹怕她反悔,将洪利的“实力”加以夸大,没想到,薛淑玉老辣深谋,她不见洪利的详细底细是不会合作的,邢剑锋、赵芹傻了眼。邢剑锋用二十万元想诱使邓中华加盟0056,被邓中华拒绝,邢剑锋吃了闭门羹。
  因为王主任的原因,李素琴的经理一职被撤,她与丈夫闹翻,王主任被赶出家门。邢剑锋派人四处活动,他们到全国各地买身份证,作假材料。赵芹将编造的材料送给薛淑玉审看,薛淑玉当即打电话核实,对方回答与材料属实,薛淑玉决定和洪利签定合同,拨款一个亿,立即操作0056,邢剑锋的如意计划初步得胜。
  为掩人耳目,薛淑玉考虑周密,她要求夏俊青给洪利公司的一个亿不能写在合同上,要分散打碎,不能暴露粤兴公司参股操作的内幕,以躲避证管办的监视。任岷注意到了0056,他们密切防范黑庄恶意操纵。王主任看好邓中华,他为利华公司拉来合作项目,派任岷与邓中华接触,任岷直言希望发现情况向他们反映,邓中华半吞半吐提醒任岷注意0056,之后不再往下说。

第十二集
  霍欣完全迷上了炒股,她终于找准机会搞到钱,趁客户打电话一时疏忽,她偷偷窃得已经盖好的空白公函,霍欣冒名永发公司在紧张刺激中从银行轻易得手五百万元的资金,她疯狂炒股。
  粤兴公司与洪利等多家公司暗箱操盘,他们利用媒体大炒0056。任岷密切监视查看交易记录未发现疑点,她奇怪邓中华为什么要提醒注意0056?
  薛淑玉突然到来,查看现场,赵芹向薛淑玉建议,应继续拉高,邢剑锋故意反对,认为让价位跌下来才是良策,他谈了自己的理由,薛淑玉顺水推舟,果断决定,按邢剑锋的方案执行,邢剑锋、赵芹猝不急防,无计可施,薛淑玉的诡秘,让邢剑锋既敬畏又痛恨。他对股势很有洞察,让股势就势而下慢慢跌,他要稳操胜券。
  霍欣本想借炒股大赚一把,她把一切都赌在了炒股上,0056开始下跌,霍欣承受不住心理压力,吓得大哭。霍欣孤注一掷,她把所有的钱都赌在了0056上,她的举动令在场的股民惊叹不已。

第十三集
  王主任、任岷对0056的低迷产生怀疑,他们来到洪利公司,以政府帮助洪利公司宣传为由,观察洪利的动向,肖俊青以为是好事,内心有所动,他把情况向邢剑锋一说出,邢剑锋马上就意识到这是个圈套,他判断证管办对他们产生怀疑,他立即指示肖俊青找借口推掉所谓宣传帮助,他认为让0056继续下跌才保险。王主任从夏俊青的回绝中,判断0056有问题,这足以证明,他们怕证管办介入,了解内情。利华公司在王主任、任岷的帮助下起死回生,这让他非常感动,任岷真诚地希望他能帮助提供调查线索,邓中华感情复杂,他当夜拨通了任岷的电话,把粤兴公司用二十万元好处费拉他哄炒0056的情况说了出来,但是,他没有露出是邢剑锋所为。
  肖俊青见邢剑锋继续让0056走低,急得热锅上的蚂蚁。此时,王主任、任岷带着洪利公司提供的股民材料,正穿行于各地,调查核实股民档案。邢剑锋见股势压低十几天,局势稳定,他决定拉高价位,刺激股民。果然,股民们被激发起来,整个大厅沸腾起来。
  邓中华路遇邢剑锋,他思量再三,照直告诉邢剑锋证管办正在调查0056,他劝邢剑锋别陷得太深,邢剑锋愕然,自己还是被抓住了蛛丝马迹。

第十四集
  邢剑锋感到了局势不妙,他当机立断,命令赵芹操盘出货,赵芹、肖俊青不解,他们还想吃大钱,邢剑锋告诉肖俊青现在赶紧抛出,虽说少捞钱,还能捞到,他威胁,如果被查处,他们一个都跑不了,到时候他自首。无奈,他们把0056全部出货,0056直线大跌,股民们慌乱一团,霍欣欲哭无泪,她直奔银行,将剩下仅有的几万元钱全部提走。
  霍欣疯狂购物,她走进高级俱乐部,喝得酩酊大醉,她把剩下的几万元钱拍在桌上,命令老板为她服务,老板报警。霍欣在派出所里醉熏熏地向刑警坦白,自己挪用了公款。
  邢剑锋与赵芹平分所得赃款,他不忘替霍欣还债,赵芹气急败坏,她警告邢剑锋有两关要过,一个是证管办,一个是薛淑玉,她赔了一个亿决不会放过他。邢剑锋还击,称他们是利益苟合关系,谁都跑不掉,他气愤地把所有钱踩在脚下,不住骂着跺着,赵芹惊呆。
  王主任、任岷从外地归来,他们抓到违法证据,确信0056问题严重,他们追问邢剑锋0056的操盘实情,邢剑锋早有心理准备,一口咬定自己只是帮洪利打工,责任全在夏俊青身上。工作人员拍案而起,邢剑锋根本不怕。
  证管办决定将通达橡胶、0038、0056三案并查。薛淑玉找来邢剑锋,当面质问丢失的一个亿和夏俊青逃跑的下落?邢剑锋掩饰住内心的紧张,强硬地申辩自己当初“阻挡”的正确,他把一切都推给夏俊青,薛淑玉根本不相信邢剑锋的话,她警告,你让我损失一个亿,我再花一个亿,找到天边也要把夏找回来,邢剑锋领教薛淑玉的厉害。
  赵芹听后惊慌失措,邢剑锋决定豁出一切,他要带着赵芹大肆挥霍得来的赃款。他住到总统套房,赵芹以为可以和他风花雪夜,却被邢剑锋断然赶走,他要独享这难忘之夜,赵芹狠狠大骂以解心头之恨。她必定离不开他,邢剑锋开着买来的新车,带赵芹兜风,他将新车开向山崖,推了下去,汽车爆炸,赵芹惊魂未定,邢剑锋告诉赵芹,这些都是和薛淑玉学来的,本来她很有钱,却让外人以为她很节俭,有钱要偷偷地花。

第十五集
  邢剑锋想起了霍欣,他到霍欣工作的储蓄所找她,单位告诉他,霍欣因贪污挪用公款被捕,邢剑锋被当头一击。
  霍欣的案子终于有了结果,终审被判死刑,邢剑锋当庭内心触痛撕裂。他四处活动,想用钱买通一切救霍欣的命,律师告诉他为时已晚,判决不可能推翻。他拼命地用钱想打开法律缺口,他用巨款找检查长、法院院长,没想到均遭到严正拒绝,邢剑锋看着满箱子的钱,发现钱并不能挽救一切,他失魂落魄几近疯狂。然而,他不甘心,将装满钱的信封推给一个警察,他要求只想见霍欣一面。警察收下钱,答应想办法。邢剑锋如愿地见到行将走上刑场的霍欣,二人相见感慨良多。霍欣凄凉地感悟,钱是害人的祸根,她向邢剑锋动情表示自己一直爱他。邢剑锋痛苦不堪,无望看着他曾经爱过的恋人落得悲惨的下场,他悲啕嚎叫,陷进无比悔恨和伤痛之中,他痛恨赵芹是她害死霍欣。任岷出现在邢剑锋面前,把亲自包好的饺子递给邢剑锋,他的情感被触动,任岷真诚地劝他不要再为钱把什么都葬送了。
  薛淑玉逼迫邢剑锋说出实情,邢剑锋咬定是肖俊青一手造假所为。薛淑玉话中透着一股杀气,她下出“最后期限” 让邢剑锋考虑, 限他五天之内说出实情,薛淑玉依然平和地出现在众人面前。邢剑锋求赵芹帮帮他,赵芹绝情地将他赶出门外。
  经过调查此案疑点重大,造假手段恶劣。国家证监会指示要彻底严查,打开源头。上级决定将派任岷等人,到荷兰实地取证。邓中华向任岷道歉,表示将消息透露给邢剑锋影响案件调查。

第十六集
  邢剑锋清楚要想复仇必须与赵芹联手,他厚着脸皮登上赵芹的家,赵芹表示不想再见到他。然而,让她无法抵抗的是,邢剑锋要求和她结婚,赵芹又一次被邢剑锋俘虏。邢剑锋策划让赵芹揭发薛淑玉,置她于死地,赵芹知道薛淑玉犯的是死罪,不忍下狠心,邢剑锋清楚,他与薛淑玉的较量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李素琴又当上经理走马上任,这让王主任感到棘手。赵芹按照邢剑锋的旨意,告发薛淑玉是幕后操纵者,遂将黑材料送给任岷,她表示要还邢剑锋一个清白。薛淑玉接到一个神秘男人的秘密电话,得知有人在整她的黑材料。
  证管办紧急决定提审薛淑玉。出乎意料的是薛淑玉镇定自若,反而教育起任岷,这让毫无办案经验的任岷在她面前显得尤为稚嫩。王主任见无力震慑薛淑玉,急转之下,推托让公安局或检察院直接办案更有力,薛淑玉内心震颤,她没有料到事态会有这么严重。薛淑玉回到公司指定是邢剑锋告发的她整她的黑材料,邢剑锋失口否认,薛淑玉软硬兼施,她下最后通牒,让他收回告状材料,不然她会下手,先置敌于死地。邢剑锋领教了薛淑玉的狠毒,他牢牢地抓住薛淑玉的把柄,准备跟她拼到底。
  薛淑玉要给王主任一点颜色看看,她从百货公司暗暗下手,公司全体员工的生存都成了问题。

第十七集
  王强接到李素琴离婚协议书,心中清楚是薛淑玉暗中捣鬼,他发誓一定要搬倒薛淑玉。王强怒火中烧,再次质讯薛淑玉,薛淑玉用上级大帽压住王主任,她警告王强,如果不放过她,恐怕用不了三天,就将他撤离。王强豁出去,他与薛淑玉叫板走着瞧。
  薛淑玉给邢剑锋的最后期限到了,她让邢剑锋到证管办为她翻供,邢剑锋佯装不知,向薛淑玉提出交换条件,薛淑玉无奈承认不是邢剑锋所为,但她就是让邢剑锋到证管办承认那是假材料是诬告,要洗清她的罪名,不然对他不客气。
  邢剑锋走后,薛淑玉立即下令让手下人对邢剑锋动手。
  邢剑锋按照薛淑玉的要求重新翻供,他将拟好的材料递到她的手中,薛淑玉看后满意的笑了。邢剑锋临走时悄悄地把录象带丢在她的桌子上。薛淑玉随手打开录象机,从电视上看到她和邢剑锋交锋的镜头,薛淑玉当头一棒,她立即指挥打手把邢剑锋提回来或是下黑手。
  邢剑锋从汽车上下来走进证管大楼,他回头看到追来的汽车,拨通了薛的电话,他说录象带就是铁证如山,薛淑玉软下来,几乎是哀求邢剑锋放她一马,他以胜利者的姿态回敬薛淑玉,他永远记住她曾教训他的话:这世界上什么都可相信,就是不能相信人。薛淑玉感到穷途末路无言以对,面对呆傻的儿子,她还原为一个母亲,伤感爱抚她唯一的儿子……
  邢剑锋夹在人群中目睹公安人员从薛淑玉家门口,抬走两具尸体。
  王主任、邢再三警告邢剑锋如实交代,他咬定薛淑玉是幕后操纵者,他知道薛已经死亡,死无对证。
  赵芹以为一切完事大吉,她渴望和邢剑锋结婚,一心想当一个好女人。邢剑锋告诉赵芹为了总经理的位置,他不能结婚,他让赵芹向上级游说,他需要赵芹继续帮助他。可是,赵芹不明白邢剑锋除了钱,他还需要什么,邢剑锋称他要做总经理的宝座,赵芹怀疑邢剑锋对她的感情,邢剑锋将一枚戒指送给赵芹,她痴情要为邢剑锋活着。
  邢剑锋为了当上总经理,将手里仅有的200多万元都用在买官上,他用巨款拉拢董事高层主管。

第十八集
  董事会上,被贿赂的人都投了邢剑锋的票,邢剑锋如愿以偿,他坐上总经理的宝座,赵芹要求结婚,邢剑锋推辞要避人耳目,赵芹怀疑邢剑锋的诚意,邢剑锋撕破脸称根本不可能与她结婚。赵芹忿怒,她扬言要向众人揭穿他的阴谋骗局。赵芹投到刘直旬的怀抱,向他控诉邢剑锋的无情。
  邢剑锋可谓春风得意,然而,他不知道背后有一双眼睛在盯着他,此人就是刘大江。刘大江伺机报复邢剑锋,他拜在刘直旬门下,将一切告诉了他。
  邢剑锋用二十亿的大庄想吊住邓中华的胃口,没想到,邓中华不买帐,当即回绝,邢剑锋并不生气,他给邓中华留有余地,让他考虑。邓中华经过激烈斗争,明知有暗礁,还是冒险登上了邢剑锋的贼船,邢剑锋变成欺骗大赢家,他想借邓中华的感情拿下任岷。
  邢剑锋的一切都在证管办的监视和侦察中,王主任嘱托任岷证监员的责任重大,不能有半点闪失。邓中华的到来让任岷有所警惕。
  邓中华热烈向任岷求爱,任岷抵抗不住热烈的回应。邓中华告诉任岷邢剑锋准备拉他联手坐庄,任岷认为邓中华是在利用她的感情,她愤怒离去。邢剑锋加紧行动,召集三大公司研究实施他的坐庄方案,老总们同意合作,但对粤兴的信誉程度,对证管办的监督非常担心,邢剑锋拍着胸脯打保票,令在坐的庄主们很有信心。刘大江找上门来,邢剑锋见到他一脸惊愕,刘大江宽容的态度打消了邢剑锋的疑虑,看在刘大江曾经为他坐牢的份上,邢剑锋封刘大江为总经理助理。
  王强和李素琴还是离了婚,李素琴好生难过,王强内心酸楚。他得知任岷和邓中华闹翻的原因很生气,他找到邓中华激动中打了邓中华一个耳光,骂他无情无义,没有良知,邓中华被打服了,接受王主任建议,给任岷道歉并决定不与邢剑锋合作。证管办经研究派任岷说服邓中华还要和邢剑锋干,通过邓中华卧底,抓住邢剑锋的把柄,拔掉毒瘤。规范正在发展中的证券市场。
  邢剑锋授意让邓中华搞定任岷,稳定证管办。他豪气满怀宣布就要操盘,邢剑锋和老总们大摆庆功宴,以示庆贺,邓中华推脱有事,急急退出。邢剑锋洞察到邓中华靠不住,他立即宣布此事不能干,老总们狐疑不解,邢剑锋拿出另一个方案,0093医药股,他向大家兜出了操盘0093计划,才是此次要实施的大盘,借炒神州股,暗中操纵0093,等把0093做成,把钱挣到口袋里,彻底甩掉神州股,几位老总如梦方醒,这是掩耳盗铃,邢剑锋的周密计划令在座的每一个人都无比佩服,喜不自禁。
  邢剑锋指挥刘大江操盘,0093一上市,股民们蜂拥购买。任岷发现股势不正常,怀疑邓中华慌报军情。邓中华见神州股投入很小,向邢剑锋问个究竟,邢剑锋推说先观察态势,慢慢挺进,邓中华打消疑虑,把情况通报给任岷。
  邢剑锋故意把别墅买在赵芹的旁边,二人恶语相伤,刘大江见邢剑锋出手阔绰,好生羡慕,邢剑锋拉大江到另一幢别墅,将钥匙递给了他,大江惊愕,邢剑锋揭开话题,他知道刘大江是来报复他的,并有可能和别人联手算计他。不管他是什么目的,他都用他,邢剑锋许诺给大江80万,不管刘大江恨不恨他,他相信谁都不会恨钱。

第十九集
  刘直旬向刘大江打听邢剑锋的具体计划,刘大江表示不再跟他合作。证管办王主任、任岷密切注视大盘走势,几天来,神州科技股依然走平。邢剑锋是在试探?还在等待时机?粤兴公司的神州科技股只是一个烟幕?来遮掩他的真正目的?邢剑锋和刘大江在操盘,他望着股票涨势图表和显示数据兴奋不已。他派刘大江故意去跟邓中华露底,万一他最后察觉了,0093也做完了。
  赵芹、刘直荀当面指出邢剑锋暗中操盘坐黑庄,炒作神州科股。邢剑锋佯做一惊,断然否定。待俩人出门邢剑锋不无得意,他把证管办和刘直荀、赵芹都蒙在鼓里。而王主任、任岷一至坚信粤兴公司和邢剑锋一定是另有企图。王主任想到了可以从一个人身上打开突破口。
  赵芹家里,她与邢剑锋最后摊牌,她不相信自己被邢剑锋欺骗利用,伤心的问邢是否真正爱过她,好下决心是否最后毁了他。
  股民们推测0093已经涨到最高点肯定往下跌,纷纷抛出,0093果然下跌,跌势很猛。邢剑锋急了,打电话给三位老总希望按协议继续投入资金拉高0093,老总们都说要考虑,邢剑锋捏着话筒焦急万分。他召集三位老总开会,邢剑锋情绪异常激动,质问:为什么要变卦?他们表态做不了主。赵芹和刘直荀进来,宣布已经收购兼并了三家公司,现在是他们的董事长,0093后面的事全由赵芹说了算,邢剑锋傻了眼。

第二十集
  赵芹通知邢剑锋董事长已罢免他的职务,她来担任粤兴公司新任总经理,邢剑锋绝望。刘大江继续留任总经理助理,赵芹要大江配合把0093 做到底。大江不置可否。王主任、任岷和公安人员进来,王主任代表证管办和市公安局正式通知赵芹,粤兴公司及她本人涉嫌谋划恶意操纵炒作0093股票,从今天起立案审查,同时对一系列旧案彻底审查。赵芹惊愕,她难以相信,这一切都是刘大江所为,真好像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夜色弥漫,邢剑锋神色恍惚失魂落魄,低头啃着烧饼,走在城市的大街上,他一抬头,刘大江背着行囊站在他面前,邢剑锋将烧饼朝大江砸去,他扭住大江一顿暴打,大江并不还手 。邢剑锋打累了坐在了地上 ,俩人相互对视着……
  一辆警车驶来,王主任、任岷和公安人员从车里下来,给邢剑锋戴上手铐。
  经历股市风雨,股民们逐步成熟起来,股民们面露喜色,他们深信,只有跟着业绩真正好信誉度高的红庄走,不能再投机,投机最后没有好下场……”
转播到微博更多详细资料>>
 
更多>>主演信息
导演及其他作品
坐庄剧照
坐庄相关新闻 更多>>
    坐庄相关评论
      坐庄相关视听
        关于《坐庄》我也来说两句 查看全部留言>>共有7689位网友发表自己的看法,
        相关推荐
        国家/地区:美国
        区域:欧美
        导演:克里斯·蒙蒂
        主演:福里斯特·惠特克、詹尼安·吉劳法罗、马特·瑞恩、迈克尔·凯利、碧儿·加勒特
        更多详细>>
        国家/地区:美国
        区域:欧美
        导演:
        主演:琳达·亨特 丹妮拉·劳 艾瑞克·克里斯蒂安·奥森 洛奇·卡罗尔 巴瑞特·弗阿
        更多详细>>
        电视节目查询
        本周节目列表 .
        央视 卫视 本地 境外 其他
        • Mon
        • Tue
        • Wes
        • Thr
        • Fri
        • Sat
        • Sun
        关于腾讯 | About Tencent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腾讯招聘 | 腾讯公益 | 客服中心 | 网站导航
        Copyright © 1998 - 2009 Tencen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腾讯公司 版权所有